首页 我成了杨桃子 下章
第05章
 虽然我也觉得这么夸张的尺寸很不科学,但比这更扯淡魂穿都发生了,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?千万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,要是没这么大的巴,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搞定林美人呢!

 接下来的体能测试却让人沮丧无比,杨桃子的身体素质太差了,彷佛全身的华都集中在了生殖器上,无论是耐力还是爆发力都远逊于常人,还没测几项我就瘫倒在了地上。体力不够,就算巴再怎么大、再怎么硬,终究还是无法将林茜送上高。体质不好,还没搞几次就酸背痛、肾亏痿,哪能足我的林大美人?

 硬件不行,只好软件开路,穿越前我为了干得多、干得,没少在这方面下功夫,各种需要重金购得的壮秘方、体能训练速成法、滋补药膳,我知道且尝试过不少,刚好有那么几个星期的缓冲期,藉此机会全面提高身体素质成了重中之重。

 把所有的资料计划完全整理完了后,我看着手中厚厚一叠纸,林美人啊林美人,老子为了搞你可是把当初考GRE的劲都拿出来了,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!

 打炮准备中。

 穿越以来的这两周多,我除了每天锻炼身体、猛吃补品、盯梢林茜之外,还靠着那套猴票坑了某富二代二百万。过程并不复杂,马屎皮面光的草包,没几句话就忽悠过去了,钱付得很痛快,就跟当初我在伦敦读博士时这傻掏一万英镑跟我买毕业论文一样。

 收到钱后我很是犹豫了一阵,倒不是感慨他的蠢,而是自己穿越这件事,这些天的筒子楼生活以及那经常被人遮挡住视线的身高,让我有些后悔了。

 林茜值得我拿之前近乎完美的一生来换吗?我不敢想这个问题,有时候我也希望这是一场梦,不高兴的时候随时都能醒来,但每次醒来时,看到的都是墙皮完全剥落、着红砖的天花板。

 适应力极强的我很诧异于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消极的想法,或许,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,我要干林茜,我要死她!所以今天我不再躲躲掩掩的了,我要主动现身,引林茜上钩。

 根据我平的观察,林茜总会在10:45左右走到家电城旁边的小吃店买一杯台湾茶,她会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盯着马路对面一边喝茶一边发呆,所以我一定要把握好这十分钟。

 为了让她更容易发现我,我特地买了一件…红绿相间的格子西装,妈的,穿上之后我感觉自己生而为人的资格彻底掉了一地,真可谓人间失格。

 10:30,我骑着没脚单车准时出发了,路线有点讲究,总之我先绕了一大圈到家电城前面的路口,看了眼时间,刚好10:45,然后慢慢悠悠的从家电城经过,正对家电城的时候我又停下来,装模作样的检查车胎,接着骑上车继续速爬行,最后拐进了一条小巷。

 最后这一拐非常重要,因为这条巷子笔直的通往筒子楼,只要是个人就能轻而易举找到我所住的地方。我到了后又把没脚单车摆在正对着巷子口的地方,十分显眼,林美人,你要是再不找过来,老子可要去J你了。

 在二楼蹲着身子猫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我也酸了,腿也麻了,却始终没见着林茜的踪影,加上最近狂练体能,特容易饿,就这么耗着也不是个办法,还是先去买点吃的垫垫肚子吧!

 “小杨,又来了,这回想吃点啥?”沙县小吃的老板热情地招呼着我。

 “一碗馄饨,一碗拌面,两笼蒸饺,两个卤蛋。打包带走,要快。”我急急忙忙的说。

 “咦?小杨,怎么这么急啊,而且还穿得红红绿绿的,是不是急着去见女娃娃啊?”年近花甲的老板一边下馄饨,一边笑道。

 “闭嘴,再吵我就把你从我这拿方子叫小姐的事捅到你老婆那去!”在我的威胁下,老板迅速将东西打包好,手脚麻利地递到我面前,腆着脸讨好道:“别别别,这顿我请,下次有什么好东西,别忘了你老哥哥我呦…”我接过东西扭头就走,妈的,这么大年纪了还敢吃老子的特效大补汤,那玩意是有神效,但也得看人啊!我是天生异禀又内外兼修,那当然是1+1=2,你这老不死的只知道吃药,迟早得挂在女人肚皮上。

 骂骂咧咧的我忽然觉得眼前一暗,心想大概是哪个路人吧,也没抬头,直接往左错开了一步,谁知道黑影又跟了过来,再往右,还跟着。,今天的烦心事怎么这么多啊?

 “你以为跑得掉吗?”凛冽的声音彷佛来自九渊深处的恶鬼。

 我心头剧震,这…这不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天籁之音吗?不行,赶紧转换表情,惊恐,惊愕,惊惧…在极度亢奋,不,是“恐惧”下,浑身战栗的我缓缓抬起头,出最拿手的“杨氏扭曲脸”,眼神飘忽的看着眼前的美人。

 林茜正穿着家电城的制服,深蓝色的白领职业套装,领口紮着纯白色的蝴蝶结,柔长的秀发盘在脑后,系着蓝白相间的大蝴蝶结。她一手叉,骄傲地涨的豪,将白净的衬衫前襟崩得紧紧的,修身的西装外套完美地勾勒出她细幼的小蛮,笔直的西完全无法遮掩浑圆翘的肥,端庄典雅之中透着淡淡的妩媚。

 居高临下,俯视着我的林茜,嘴角勾起一抹淡漠的冷笑,残酷的女王似乎在思考着该如何惩罚她这个不听话的逃奴。虽然她的动作和神态都很到位,可惜林女王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以及起伏不定的口深深地出卖了她。林茜大概就是在喝茶的时候看见了我,然后趁着午餐时间匆匆忙忙的追了过来。

 我的美人儿啊,就那么想见到老子吗?

 忽然显得有些不耐烦的林茜侧身让到一边,圆润光洁的下巴微微抬起,指了指筒子楼:“带路。”声音有些奇怪,像是在强忍笑意。有什么那么好笑吗?

 娘亲呦喂,林美人,林女王,林姑,虽然我想你想得发疯,但现在真是饿得头晕啊,您老人家可真会挑时候,妈的,饿成这样等下怎么打得动炮?

 不需要过多伪装,本演出的我一张哭丧的脸,手里拎着香的馄饨和蒸饺,像是赴刑场的死刑犯一样在前面带着路。身后的林茜保持着一定距离,不急不缓的跟着,小牛皮的褐色高跟鞋在路面上踩得“踏踏”作响,就像是战场的鼓点,厮杀的前奏,催命的魔音。

 奇怪的是,为什么我老听见她在“嗤嗤”的笑,她到底在笑什么?

 我掏出钥匙打开了四楼的门,将装着饭盒的塑料袋放在桌子上,然后战战兢兢地缩在房间的角落,默默静候女王的驾临。

 林茜走进门后,脚跟往后轻轻踢了踢,潇洒利落的关上了门“啪嗒”一声按下门锁后,她饶有兴致的在屋内环视了一圈,微微出了惊喜的神色,似乎很是满意。

 为了把这间破房漂亮点,我还是花了不少心思的,因为良好的环境总能显着改善人的情绪。无论是为了驱散我的忧郁,还是提高林茜的致,乾净整齐的房间肯定要好过脏差的狗窝。当然,考虑到林茜的逆反心理,我保留了出红砖的墙壁以及老旧的家俱,甚至连窗户上的玻璃也没安,就只钉了张纯棉白布了事,为的就是足她心里那片颓废背德的小黑暗。

 “衣服真丑。”林茜背对着我,摆着书桌上的物件,非常突然的说道,同时包含着强烈的笑意。

 妈的,我就知道这件红配绿丑到掉渣,但我这么不顾形象的招摇过市,还不是为了引你上钩?哼,既然你已经来了,作战计划怎么说也算是成功了一半。笑吧,接着笑,看我等下怎么把你到眼泪都哭乾。

 下西装后,我静静地在一旁窥视着到处动我东西的林茜,想从她身上看出些端倪。既然她一发现我的行踪就这么匆忙的跑来找我,那么理论上她一进门就会把我按倒在地上大才对,可奇怪的是,她好像忽然又不着急了,难不成她心里还有顾虑?

 毕竟到现在为止,老公才是林茜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,她舍不得伤害他。通不同于猥亵,一旦发生,就不是一句“恶意的玩笑”就能解释过去的,而是赤的伤害与背叛。但是,她又不像是一时兴起才追过来的,否则有必要这么着急的赶来,生怕我再次消失吗?也就是说,只要再轻轻的推一把,一只脚已经在线外的林美人就会彻彻底底的越界出轨了…就在我正琢磨着怎么去刺林茜的时候,她却率先开了口:“为什么你还留着?”林茜转过身来直勾勾的盯着我,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相框,里面是她上次未曾取走的相片。  m.VdUXs.COM
上章 我成了杨桃子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