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我成了杨桃子 下章
第07章 完结
 如削的香肩,顺着光滑精致的粉背渐渐收敛,柔若无骨的盈盈纤,彷佛跳过了少女青春期时使壮起来的阶段,不堪一握。而肢到的线条,却又急剧攀升,夸张地向上翘起人的弧度,浑圆而轻佻。林美人那满月般的丰宛如昂贵的陶瓷,近乎于淡青的水润白色质地,隐约泛着桃红,娇而脆弱,彷佛稍微碰触一下便会融化掉似的。

 Bloody Hell…这比怕是要小于0。68了吧,林美人,你那条杨柳幼,要怎样才能装进肠子、肚子还有子的呢?你果然是条美女蛇吧?

 浓密的黑非但没有让人致缺缺,反而看得我血脉贲张,这回没了遮挡,我能清楚地看见厚实、白肥美的大,如玉蚌含珠,紧密的闭合在一起,堪堪吐出半寸不到的嫣红。的小薄薄,尖端包裹着珠玉般的蒂,好似雨后海棠,娇滴。茂密的,彷佛被修剪过一般,越是接近后庭,越是稀少,到最后,白白净净的,只有一轮淡粉的美菊。

 林茜那柔的花蕾超乎想像的娇,浅色的幼红近乎无法与周围的雪白区分开来,呈星状放的褶皱完美对称,俨然是一件高贵的艺术品,让人很难将其与排一事联系在一起…娘亲的,这么漂亮的和菊花我还第一次见,以后老子一定要摘了你的菊红丸,不过话说回来,你老公真是暴殄天物。据我观察,林茜的美有数种名器的有病毒,应是名器中的名器,若没有一杆足够威猛的霸王,断然不能享受到林美人的内媚,同时也不可能让她高

 几乎完全蹲下的林茜,将肥的美抵在我小桃子般的头上,就在接触的一瞬间,她居然忍不住轻呼了一声,撑在膝盖上的双手迅速抓住两瓣浑圆的用力向两边拉扯,让紧密闭合的大裂开了一道红的贪慾之口,淋漓的汁洒落在头上,瞬间润了我整条大

 嘴里水横的林茜并不急着一口吃进小桃子,而是缓缓扭动肢,用粉口慢慢研磨我的头,每磨一圈,头便深入一分。随着硕大的头渐渐将林茜精致的粉撑成一圈殷红的整圆,细密的汗珠开始一层层爬了她雪白的后脊,她那轻柔的呻也渐渐变成低沉浑浊的嗯咛,像是在酝酿什么似的。

 突然,林茜直起,肥猛地向下一沉,变魔术似的,瞬间将整条巨了进去!滑腻的水倏然四溅,极富弹口迅速收拢,死死箍住茎杆部,一声高亢的凤鸣响彻房间,久久不能停息。

 剧烈息中的林茜昂起螓首,双手捧着小腹,坐在我的上一动不动。毕竟这是她有生以来头一次把这么的物件入下体,整条巴,25cm的长,完全被林茜的道包裹住,严丝合,不留半点空隙。我想,这种从未体验过的充实感,大概在刚才就将她推上了一次小高

 不仅林茜完成了一次小高,我也差点就了。林茜的何止是名器,称之为神器也不为过。腔道内,灼热的高温以及润的滑远胜常人,让我的巴彷佛置于热水袋中,飘飘仙。曲折的内径恍若羊肠小道,四周不断传来强烈的挤感,密布其上的褶,层层叠叠的刮磨着茎杆,酥酥麻麻,好不痛快。

 舒服的还不止这些,内径里每隔半寸便是一节凸出的环,好似十数只无骨的小手,颇具力道的捏着头。娇的花心最是夸张,就像一只灵巧的小嘴,包裹住头前端,一次次强烈的收缩,不住地马眼,哪怕林茜蹲坐在那一动不动,其中的舒也是妙不可言。怪不得她老公没几下就了,不是老公无能,而是老婆太强悍。

 玉蚌含珠、水玉壶、九曲回肠、重峦叠翠、如意玉环,含苞芽。,这他妈的都一个顶六个了,就算最后那个不算,林茜的美也是集五大名器于一身的绝世神器了。这不对劲吧,书中的林茜要是真的这么牛,还会被杨桃子轰趴下吗?难不成,现实中的林茜比小说里那个还要耐,根本就是个搾汁女王?

 没过一会,貌似她就已经完全适应了我的尺寸,林茜缓缓转过头,霞飞双颊的俏脸格外光彩照人,柔情的秋波溢双眼,就像照片上的那样,回眸一笑便是风情万种。

 当然,这媚眼里要是没有那种狼看羊般的绿光就再好不过了,妈的,25厘米啊,这么长的巴怎么说要适应就适应了?就算是那些深不见底的欧美妇也是久经考验才能做到的吧!等等,虽说她有五合一的名器,可老子也有小桃子名啊!哼,我就不信你连秘传的技也能无师自通。

 林茜望了我一眼后便重新转过头,再次将双手撑在膝盖上,一边大口着凉气,一边慢慢抬起丰,一点一点地将我的茎杆吐了出来。我本以为涨的巴肯定会带出些许,没想林茜的内径紧致无比,粉红的没有出分毫,褶与环所产生的强大摩擦力,即便在海量的润滑下,依然让我死,恨不能马上个痛快。

 名器本质上就是把双刃剑,在让对方丢盔弃甲的同时,自己也会慾火焚身,尤其是林茜道里的那些环,上面密布的神经几乎能与G点相媲美。也就是说,每一次的都相当于在用数百个跳蛋同时刺G点,再加上我那本就夸张的尺寸,异常凸出的头冠,必然将林茜刮得两眼翻白。

 名器与名的对决,一触即发。

 就像偷食果的夏娃,初次与我的林茜很快就体会到了小桃子的美妙,当我的头卡在她的口,让她再难抬时,她竟继续发力想用柔把我提起来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没什么经验,林茜还没将我提起半尺便大腿发抖,一下子力般的重重坐到我的肚子上。,百十斤的重量就这么砸下来,差点让老子了一地人黄。

 狂吼一声后,大口息中的林茜显然不会善罢甘休,她准备调整姿势,让自己更畅快地享用体内的巨

 这回林茜弯下,用手撑着垫,将身体重心前移,双脚发力一蹬,瞬间将肥甩离地面二十多厘米,让我们紧密契合在一起的器迅速分离。由于我的头死死卡在她口里,强大的惯性带着我武士刀般的茎杆狠狠进她答答的中,溅得汁到处都是。烈的碰撞得我们两人同时叫出声,只是林茜的更像是狼嚎,而我的,像狗吠。

 当我的巴完全入后,林茜的肥却在半空顿了一顿,没了惯性的支持,我的巴立刻下坠“唰”的一声从中带出许多白浆。就在我的头接近口的刹那,林茜的股就像收到攻击命令的精确制导武器一样,须臾间便追着我下落的巴狠狠套了下来,再次重重的砸在我的肚皮上。

 简简单单的一个抬放下,却让林茜奇蹟般的做到了一上一下、两次的绝妙效果,渐入佳境的她开始发出雌兽般的嘶吼,飞快地甩起了“啪啪啪啪”的响顿时不绝于耳,连绵不断。

 随着空气中男女合的气息愈发浓郁,林茜野的嘶吼渐渐变成了尖锐的狂笑,高速甩动中的在阳光的照下,白花花的一片晃得我脑袋发晕,又饥又渴的我完全提不上力气,只能任由林茜疯狂地…撑了足足二十分钟后,我再也无法对抗残暴的女王,稀里糊涂的了个乾净。

 享受着大量冲刷子的快、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剧烈高的余韵中,林茜将得笔直,她的整个后背红彤彤的,就像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。大量晶莹的汗顺着她背脊肌间的凹槽淌了下来,却被高高翘起、丰白腻的所阻挡,汇聚在眼的美人窝上,溢出的部份,在我们紧密相连的器处蔓延开来。

 就这样,我们两人像是定格一般静止了十来分钟,直到我的巴重新变得又黑又细,被林茜的道完全挤出,她才慢慢悠悠的站起了身。白浊的如决堤的洪水,得林茜腿间到处都是,引得美人一阵蹙眉,可诡异的是,她的嘴角始终保持着甜美的微笑,而这点,却是连她本人也没意识到的。

 林茜从我的柜子里翻出了几条巾,就着热水瓶里的热水,毫不介意的擦拭起自己的身子,时不时向呈太字摊在地铺上的我投来胜利者的讥笑,也没多说什么。很快便清理乾净了,随后她一一捡起被她到处扔的衣服,放在衣柜旁边的椅子上,对着衣柜的柜镜穿起衣服。

 躺在地铺上屍的我,盯着林茜窈窕的背影,一想起那又肥又翘的丰就在刚才还撞得我“啪啪”作响,原本“太”字的我渐渐变成了“木”字。林茜通过柜镜很快就察觉到了我的变化,但除了轻轻啐了一下外,只是板着张脸瞪我。

 林茜一直以来冷若冰霜的脸上,现在却泛起快乐的酡红,看起来像一颗可爱的苹果,纵使她如何摆出一副冷漠的表情却很难有什么威慑力。但她自己却没意识到这一点,一边对着镜子穿衣服,一边眯着眼瞪着镜子里面的我,后来实在有些扛不住了,便转身将一团浅粉的物件扔到了我身上。

 没过多久,林茜差不多穿好了,等到她系上白色蝴蝶领结后,又重新变回了那个温柔贤淑的模范子。这个过程中林茜一句话都没说,直到顺手牵羊拿了我一盒蒸饺,准备开门的时候才轻飘飘的留下了一句:“明天中午哪都不许去。”等到林茜走了后,我全身赤的躺在地铺上,连手指都不想动,忽然意识到我与林茜的第一次亲密接触,总的来说,还算不错。

 我将手中那团浅粉的内凑到面前,深深了一口,真的不错。

 【完结】  M.vdUxS.cOM
上章 我成了杨桃子 下章